垩龙

随缘文赠有缘人

woc

少年天子是什么神仙剧

静妃×谨贵人是什么血虐cp

啊!

我爱这封建主义姐妹情

古风gl也太好吃了吧

强推她们的剪辑还有《中宫令》这部小说啊,超棒555


【小花】
颅骨总喜欢摆出一副悲伤的姿态
其实它在笑
带着生前的心满意足
这笑意暖到枕骨大孔
连带着脊柱,每一节椎体都在笑
椎间盘的纤维环都快要笑破肚皮了
颈椎喜欢眯着眼笑,腰椎喜欢咧着嘴笑
为他们保护的器官而乐乐呵呵着
肝、脾独一份柔软,胃、肠含一份包容
他们大声呼喊着:嘿,这是一个大家庭!
于是胸膜、肌肉都潜过来包裹住它们
动、静脉、淋巴安静穿梭其中
不辞辛苦传递火种
自第一声啼哭起,肺内有了呼不完的空气
心动周期0.8s,心脏从不后悔给予人生命,不间歇的跳动守护人
如若再有人问我:解剖不会害怕么
我要大声答:哪来害怕可言?我喜爱自己,所以喜爱它

谢谢!爱你鸭!(不是神仙我是咕咕怪)

第五人格表白墙:

5605.
被表白人 @垩龙

【all医】往昔12

  梦碎在香槟色的穹隆,化成千万片镜影,映出烛光的柔软。舞会如约而至,莉迪亚走过鳞次栉比的水晶灯,它们在她头顶映出脚下的辉煌,开启一条通往舞会内殿的路。

  头悬奢靡的利刃不过如此,而作为贵族一员的她,脚步缓滞陷入红毯里,正走向无底的地狱。

  左手边有白人仆人成群结队的或端着红酒,或端着粉色小蛋糕从她身边埋头走过——贵族晚会是高贵无比的,黑人仆人没有资格进入。右手边是一间开放型大厅,里面小提琴手,大提琴手,竖琴演奏者应有尽有,最中央包裹着的一个谢顶的老指挥满面油光,正在整理他的假发和领结。

  “琼斯医生!”

  忽然一声清脆,高个子女人从背后抱着莉迪亚,毫不见外的环住她的脖子。

  “嘿——”莉迪亚刚想责怪,转过身来,看见的却是好友玛尔塔,皱起的眉一展成愉悦的弧度,“玛尔塔?”

  “是我,好久不见。”

  玛尔塔孩子气的笑着,不淑女的露出几颗白森森的牙来,配上她蓝色的裙,星隐在裙摆间也不老实的冒出一角的闪烁来。

  见莉迪亚被她的裙子迷了眼,玛尔塔踮起脚尖轻飘飘的转了一圈。

  “喜欢么?”

  “喜欢。”

  “那明天我叫仆人包装好,送到你家去。”

  莉迪亚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抬头看这个耀眼的女人:“我又不缺这些东西。”

  “我知道你缺什么,”玛尔塔拉着莉迪亚的手套指尖到舞池中,手心贴着手心的侧着身交换了一支短暂的慢舞,算是久别再见的打招呼了,又环着她的胳膊带她穿过人群,到边上落座。她笑,随手拿过仆人托盘中的红酒,另一只手从衣襟里掏出一个玻璃小瓶来,“你猜这是什么?”

  莉迪亚有点期待,她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特别是也看到了玛尔塔眼底的认真。她伸手去抓那小瓶。

  哪想玛尔塔这家伙猛的往后一摆胳膊,灵敏的动作让莉迪亚不仅抓了个空,还整个人惯性的扑到了她的怀里,脸埋在一片柔软里。

  有点窒息,莉迪亚闻着她今天的香水味,是带着点薄荷清香的柠檬?

  “琼斯医生?”玛尔塔忍笑,“我要告你非礼我喽?”

  莉迪亚撑着起身,一时脸红气粗的低呼着“没一点正经”,一边去哈她的腰肢。

  玛尔塔翻着身子举手投降:“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嘛——可是,你真的好可爱啊!”

  “可爱什么,我又不是家养的什么宠物,”莉迪亚整个人都气鼓鼓的,“我是淑女!”

  “好,淑女,淑女。你是淑女,我嘛……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说到这,玛尔塔忽然没了后话。

  莉迪亚眯眼,看准了目标后再次压过玛尔塔的身子去,一勾手拿到了玻璃小瓶。

  “我的了。”她背对着玛尔塔打开了小瓶子,挥手轻嗅了下发现并没有气味,从鼻尖至脖颈再到胸口的肌肉却是不自觉的疲懒了。

  “再吸一点,今天你就只能躺在我怀里回家喽?”

  莉迪亚先是呼吸一窒,随后有万千烟花旋开在她脑中,她激动的唇瓣都颤抖起来:“是麻醉剂?!”

  这正是她现阶段最想搞到的东西,由于传播途径中有教会阻碍,她无论花了多大的价钱,多少的精力,拜托了多少的人,都是无从得到。然而现在,玛尔塔就把她梦寐以求的东西送到了她的手上。

  她双手捧着,傻傻的低笑,被不真实的满足冲晕了理智。

  整个人扑到玛尔塔的怀中,搂着她的脖子她的脸一顿猛亲。

  “我爱你,我爱你,玛尔塔,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玛尔塔轻轻搂了她的腰以示回应:“我也爱你。”

  

  

  

一宣等到了!!

月球人💫:

园医合志一宣!








合志名字是莫比乌斯环








以下为人员表








———————————————————
















主催:青梅  @青梅---闭关修炼中 
























封面:冰冰 @无定律 
















特典:荞麦面 @艾玛伍兹的鹤望兰 
















内插: A木 @A木 








           Sept @KalSept 








           果汁 @果汁 








           小明 @作死小明 








           快乐水 @快乐水 








           芝士 @丶芝士君丿 








           还有一只我们未曾知晓的鸽子🐦








           小丝 @年龄成谜 








           闲人
















短漫:白潮 @✨白潮✨ 








           茴茴 @痛痛飞走了 








           闲人
















文   :凉凉 @埋葬你的夏天 








          垩龙 @垩龙 








          雪凝 @雪凝的小树苗








          月离 @月下离人醉 








          君良 @Landsay君良 








          猫猫
















G图: princeC@PrinceC 

【all医】往昔11

  棋子?

  像是王后指挥着她的骑士,用最无妄的言论骗她作最英勇的牺牲?

  不——

  莉迪亚从来不喜欢做王后,更不想要有一群愚忠的骑士。棋盘是国家的格局,同时是上位者编造出来的谎言。谎言才是最大的赢家,它把双方的王与士兵们都骗了,骗他们去挑起战争、参加战争,骗他们付出自己的生命。

  棋局落定,胜负难分。谁会从中得到什么?战争过后的狂欢抵不过亲人永别的伤,最后不过是饿殍浮尸,国家在时间的玩笑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建罢了。

  而莉迪亚和丽莎,何尝不是生活这场战争中的一份子?现实的社会就是她们的战场,人们在贫穷、饥饿下发出的哀嚎如同战场上士兵死前发出的最后一声哀嚎一样刺耳。只不过,现实生活这把利刃,是一点点的刺入皮肉,慢慢以毒致命的罢了。

  她们都是局中人,谁能独善其身?莉迪亚可怜世人,同样的可怜自己。她是自私的,她帮助别人,也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让自己一颗冰凉的心为别人温暖的笑容而搏动罢了。

  而丽莎,亦或是艾玛,她早已成为莉迪亚无论如何都想守护的一部分。她的笑容是莉迪亚最为喜欢的,她的纯洁无暇,她的单纯无畏,她眼中对人对事毫不掩饰的欢喜,都是莉迪亚最爱的。莉迪亚愿做盾,保护住在她心目中完美无缺的女孩,亦或是说她曾经想要成为的模样。

  如今她已经踏入地狱、沉入世俗。但她唯一的坚强,唯一能证明自己“活着”的,便是高举着她心目中完美的女孩。即使在膝盖都没入地狱之时,她也要用血淋淋的一双手,把她、把理想高送入天堂。

  “丽莎,”她伏在丽莎枕边轻轻笑了,“我不需要你的付出,也不需要你的忠诚,你照顾好自己,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了。”

  丽莎瞪着眼睛,看小姐的手从她手中脱离,温暖过后她空落落的难受。呆呆的看了莉迪亚几秒后,她别扭的扭过头去:“小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每个人,无论年纪,都要照顾好自己。”

  “可小姐自己也没有照顾好自己不是么。”丽莎辩解道。

  莉迪亚盯着丽莎的后脑勺,十分认真道:“我正在照顾自己。”

  她的手抹了药膏涂匀在她腰背上,轻柔的似一阵风。一阵入夏的风,使丽莎感觉到皮肤被她印过的地方都烫了起来,然后温热成一片,最后竟导致她的脸也有点烧意。

  “小姐在照顾我。”她坚强着一板一眼。

  莉迪亚也不与她争辩,只是轻轻的说自己的决定:“等伤好了,就离开这里吧。”

  丽莎忽的又转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看她,急得连尊称都忘了用:“你答应了我的,让我留在这里。”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莉迪亚轻描淡写,发垂在她的眼睑上,她也不拨开,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表情,“事实证明你在这里会更加危险。”

  “不!可是孤儿院不是我……”

  莉迪亚打断她:“我会给你办理好手续,以后你就去约翰工厂上班,那里提供吃住。”

  “不行!我不想离开你!”

  莉迪亚把药盒盖上:“哪里有仆人离不开主人的,不过是主人家的谎言罢了。”

  “好了丽莎,”她步到房门边,正是不准备和小侍女多辩解了,她即将出门,把冰冷的决定掷给无措的丽莎,“以后再也不会痛了。”

  莉迪亚转头开门,丽莎这才看见她的侧颜,唇都一片青紫了,或许是自己咬的,睫毛上挂了一串的泪珠,是怎么也不肯落下的坚强,扑朔在她眼里,是一片对于未来的迷离。

  留住她。

  不然就没机会了。

  有些声音,不知道是谁的,促使剧痛中的丽莎忽然翻身,伸手想要去挽留即将离去的人,却狠狠的,措不及防的摔在毛绒地毯上。

  “艾玛!”

  莉迪亚果然冲回她身边,手连门把手都没有碰到。

  果然。

  自这一瞬间起,丽莎扬脸笑了,她的小姐与她就会永远的被“困”在这个房间里,被羁绊束缚住——莉迪亚逃不掉的。

  丽莎扑数数的一味落泪,看着让人十分心疼,说出来的话是十二分的委屈:“小姐,是丽莎啊……”

  “丽莎,丽莎。”

  莉迪亚使了全身的力气堪堪抬她到床沿,又把丽莎放到那一片温暖柔软中了。丽莎脸埋在小姐的枕头里,莫名的情绪让她激动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姐,您不能丢下我一个人走。”

  “好,我不走,我不走,”莉迪亚的泪水终于雨幕般落下,“丽莎你不能犯傻。”

  “我不傻,”丽莎难得说了句实话,她痴痴的对着莉迪亚笑,“小姐这样对我好,所以我要才要留在这里。”

  永远。

  莉迪亚你赶不走我的。

  你逃不掉我的。

  “你……”莉迪亚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丽莎打断了。

  “疼……小姐……刚刚那样的药膏还有么?”

  莉迪亚急忙又去拿药盒,小心翼翼的放到丽莎手里。

  丽莎却递过来,眼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幽幽的笑,那深意如同干涸的人看着最后一滴水。

  “我不方便,能不能劳烦小姐帮我……”

  小女孩软软糯糯的撒着娇,更何况还是因为她才受了伤的,莉迪亚心疼的皱起脸来,拿了她递过来的药膏便轻轻柔柔的又开始涂抹。

  丽莎几乎舒服的哼出声来。

  “小姐不赶我走。”

  “好。”

  “永不。”

  “好。”

  莉迪亚一边应承着,一边想着以后该如何把小侍女护在她翼下。

  哪里发现丽莎看着她软嘟嘟的脸颊,偷偷的笑了。

  “这里可以了么?”

  “还是疼……”

  ——丽莎清楚,她要下地狱了。

【all医】往昔10

  莉迪亚原本是有气无力的跪在自己床边,但看见仆人把丽莎抬到楼上来时,她便猛地站起来,也无论短暂缺氧的天旋地转,着了魔似的死盯着丽莎。

  

  “把她——送到我房间来。”

  

  仆人狐疑的看了倚在门边的小姐一眼,看她虚弱的几乎站不住,所以也没在意,反正小姐在家中向来也是个好拿捏的主。她低声道:“这样不妥。”

  

  “妥当不妥当我说了算。”莉迪亚看这几个仆从毛手毛脚的碰了丽莎的伤口,激的她轻吟一声,缩成小小的一团。莉迪亚气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恨不得自己能亲手去抱丽莎。

  

  “小姐。”仆人还为难着,却已经打了手势吩咐手下把丽莎扔到她自己的小房间去。仗着是家主的命令,她一点都不把小姐的话放在耳朵里。

  

  莉迪亚也不知从哪生出的力气与狠厉,她冲上去给了那仆人响亮的一巴掌。

  

  “啪!”

  

  “小姐……”仆人被打懵了,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一向柔弱的莉迪亚。

  

  “我是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莉迪亚伸手扒开傻在原地的仆人,对后面惊诧中的仆从下了令,“把丽莎放到我床上去。”

  

  在某些特殊时刻,暴力确实是立威的最好方式。仆从们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轻手轻脚的把丽莎放到大床上去后才畏畏缩缩的逃出去。

  

  “如果,”莉迪亚深吸一口气,也无论自己的光辉形象了,“你们敢到父亲那里去告状,那么我就有能力让你们失去这份安逸的工作。”

  

  仆从们左顾右盼的变幻了几重脸色,最后愤愤不平的悄然离开了。

  

  “丽莎,”莉迪亚把房门关上,把一切烦心的都隔绝在门外,声音里带了点微不可查的哭腔。

  

  “我没事,小姐。”

  

  丽莎整个人埋在莉迪亚的大床之中,口鼻间全是莉迪亚身上特有气息,她感觉自己的疼痛有所缓解,她放松下来了。

  

  “小姐,我怕我会玷污了这里。”她不安的扭动了下腰,瞬间疼痛爆发的龇牙咧嘴。

  

  “别乱动!”莉迪亚在抽屉里拿了一盒药膏,快步至丽莎床边,小心翼翼的探手去掀丽莎衣服的上摆。

  “小姐!您不能……”

  

  丽莎的话被莉迪亚突然伸过来的食指堵住,手指抵在干涸的唇瓣上,是一种柔软的享受。丽莎瞪大眼睛看她,不可思议的眼神顺着她的手臂到了她的脸上,最后望进那深邃不可知的眸子里,发现带了一汪洋的泪。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也不要论什么逾矩与否。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这里没有什么贵族小姐,只有一个失败者莉迪亚了。”

  

  理想的光辉被现实敛了去,让丽莎看了揪心。

  

  她忽而伸手握住莉迪亚的手腕:“您没有失败。”

  

  莉迪亚向她投去一个“你怎么会懂的眼神”,然后释然下来,眼波温柔的流转到丽莎的伤处,撩起她已经被血液浸湿的衣摆,就看到那皮绽肉开的景象。

  

  泪旋转而出,忽而被她夹在了眼眶里,她颤抖着声音问:“很疼?”

  

  丽莎的思维却完全不在疼痛上,她执着的拉了莉迪亚一只空闲的手:“小姐,您没有失败。我不会疼,请让我成为您的一颗棋子。”

  

【all医】往昔9

  不——她还是晚了。

  

  在看到门口的仆从和侍卫都对她致以怜悯的目光时,她就知道她晚了,父亲先回来了,而且在发火。

  

  她是贵族小姐,所以不用担心会被体罚,但冷暴力也足以致命。父亲会沉着一张脸训她,把她的羞耻感和罪孽感都激活,然后关她很长很长时间的禁闭。

  

  莉迪亚懂得被惩罚的全部流程,便觉得无论如何也无所畏惧了。谁想到进屋是这样一番惨景。

  

  不!他们在打丽莎!

  

  棍棒是无情的,丽莎趴在长凳上,一木棍一木棍,沉重的声音砸到她的腰背上。丽莎被打的微微蜷缩着,十指扣在长凳的一端,几乎把指甲扣断。

  

  每一棍棒下去,她便扬起头来,痛苦到流着汗和泪的大喊:“是我的错!是我没看住小姐!”

  

  不!不是她!

  

  父亲嘲笑的看着女儿。莉迪亚不敢上前,她永远会记得,她记得艾玛是怎么死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场景,她上去求情,上去为艾玛挡着这酷刑。可没有一棍棒落到她身上,在她的哀求下,父亲示意,行刑的仆从打的越来越狠,最后艾玛竟然渐渐死在了她的眼泪中。

  

  她几乎软了腿跪下,不过她没有。莉迪亚点蜡,上楼梯,像平常一样镇定,仿佛没有听见丽莎带有哭腔的“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

  

  她一步步踏在旋转楼梯上,感到天旋地转。

  

  不是你的错。

  

  她双手紧抓住楼梯把手。

  

  是我的罪。

  

  她终于忍不住,一口气跑上阁楼,拉门,进门,然后关门。身体从门上滑倒在地上,然后无声无息的大哭起来。脸深埋在膝中,眼泪不要命的往地上拍,她大张着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艾玛——艾玛——艾玛!丽莎……

  

  她伤心欲绝。

  

  

  

  

  

  

  

  

  

  

  

  

  

  

  楼下的酷刑并没有戛然而止。

  

  父亲也忍不住去担心这孩子,他怕她会死,怕自己会失去最好用的筹码。

  

  “不要停,”丽莎仰头,眸子里闪烁着坚定而又诡异的光,“不能停,要让她心疼我。”

  

  她凑近莉迪亚的父亲,视线描绘过他和莉迪亚相似的眼睛:“要让我取得她的信任,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服务您,效忠您。”

  

  丽莎的泪与汗水淋漓,深切的表达忠心,像个迂腐的可怜骑士:“琼斯先生,我能协助您控制您女儿的,我会是最好的人选。”

  

  “很好,”父亲很满意,下了令让仆从加大了力度继续打,让这酷刑的声音尽量的传到莉迪亚房间里去,“我很欣赏你,贝克小姐,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想要的。

  

  丽莎抬头看向小姐所住的阁楼房间。

  

  “钱,”她目光闪烁,“我只想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你不想要一个正当的身份么?你知道我可以给你去除奴籍的。”

  

  “不,”丽莎坚定的拒绝了,“我想服侍小姐,哦,我的意思是,永远的帮您掌控小姐。”

  

  父亲狐疑,仔细的看了看她的神情,发现在那里除了一片坚定以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然后他才真正的相信了。

  

  ——丽莎·贝克确实是为我效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