垩龙

随缘文赠有缘人

承蒙厚爱!(・`ω´・)(我也喜欢她们俩个耶,情敌关系?)

第五人格表白墙:

5099
表白人 @御魚
被表白人 @垩龙  @犬Lacey  @丶芝士君丿

!!!不说别的先吹爆!
我这几天是最幸福的咕咕龙!

KEKEK:

#吸血鬼饲养计划#

我果然不是一只好鸽子😂给龙老大的画完了 @垩龙 


其实关于服装的问题,医生当然果断要披肩啊!披肩才是精髓!

*p1-2是血猎丽莎和她的小吸血鬼莉迪亚

*p3为文章的某个片段,本来想多画点的然后我懒了,至于为什么在整篇基本是糖的文里选取这一段我相信你们都懂得,毕竟我更喜欢刀子


*p4瞎加进去的


*p5是血猎两个小设定

【园医】七扇窗

第1扇窗
  
  白色的帷幔浮动,波纹一层层的漾开、又落下。丽莎想,那后面可能藏了什么小孩子的灵魂,白色并且软软的,在反复的拨弄着这唯一的一片窗帘,或许下一刻,那孩子就会耍宝似的掀开窗帘蹦出来,然后看着病床上的她,笑的前仰后合。
  冬天很冷,她把白色的被又紧了紧,直到它死死的缠着她的肌肉使她透不过气来。丽莎懒懒睁眼,漫无目的扫视过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然后是白瓷的花瓶里一朵白色的小花。
  它不幸的枯萎了。
  没有下一刻了,更不会有什么小孩子。她闭上眼睛不再看。她是这家医院的“老”病人了,明白医生表情里所暗示的一切。那日,她的主治医生远远的望着她,若有若无的距离间是对生命的惋惜,他不无怜悯却又保持着淡淡的笑。
  “就快好了。”
  快了。她紧绷着的肌肉放松下来,靠在她那张小的可怜却正合适她的病床上,头一次为自己的身体情况感到真心实意的高兴——死了,就再也没有痛苦了。
  想叹口气,却又实在提不起力气,丽莎静止着不动,只是脑子慢条斯理的想:有多久没有拉开窗帘,看看窗外的风景了?
  也许很久,她自己回答自己,也许还并没有多久,毕竟对于一个永远不打算迎来阳光的房间来说,窗帘闭着多久都不算久。
  莉迪亚就是这时候进来的,她开了门,那楼道里的几缕阳光就趁机挤进来,在门缝下投出一片暖色,金色的纤维粒拨动,随着莉迪亚的动作起起伏伏,地面沉淀的白墙灰仿佛寻到了玩伴,便也加入进来,雀跃跳动的好不活泼。
  丽莎睁眼,花了些许时间克服了眼睛被刺疼的痛,去看这个不速之客,只见棕色的发先泼进来,然后是同样深棕的眼,如与这个时间几乎静止,铺天盖地全是冷冷的白的房间是格格不入的。
  丽莎的眼皮跳了一下,一口气又提上来,肌肉重新绷紧起来,连她的骨头同样在在叫嚣着疼痛。
  “出去。”
  这并算不上命令,语调里没有任何强硬,虚弱的可怜,只是一个可有可无请求。
  “我也是这个房间的病人,6号病人莉迪亚·琼斯,请多关照了。”
  莉迪亚并无怜悯,没有理会丽莎的请求,反而是走到靠窗的那个床位,掀开同样白色的被,身子一软,躺下了。
  丽莎从喉咙里咕哝出几个音节来,却最终也没再说出其他的什么话了,她只是粗着气喘了几声,一片惨白色下她的胸腔都在剧烈颤抖,然后——
  “不要拉开窗帘……我的请求。”
  “没问题。”莉迪亚爽快的答应了。
  
第2扇窗
  
  莉迪亚实在算不上什么守信之人,丽莎有些不满:难道她就不能尊重一点快要死去的可怜病人么?
  窗边的她总是伸手轻轻拨开帷幔的一角,倾身过去享受着这偷来的一点阳光,在微不可见的缝隙中偷窥着窗外的风景。
  哦,她不仅仅看,还满怀激动的、像个邀功的孩子一样描述给丽莎听,打扰了丽莎独自享用的静谧空间。丽莎总想,莉迪亚不属于这里,她应该去任何一个其他的病房,而不是在她这里,把她的一片静止给挑动了。
  真令人讨厌。
  丽莎更喜欢一成不变的白色空间,一个可以容纳她孤独的封闭空间。
  “哦!瞧这可爱的春天,虽然不知道日期,但我想这一定是春天了……”
  “你还记得前天下的小雪么?天气这么冷它总也不融化,今天,它们总算是融化的干干静静了,地上只剩一些还没来及蒸发的水泽。”
  “嘿!你猜我发现了什么,右手边的花圃里长了一些黄色的小花!”
  莉迪亚倚在窗边,半个身子趴在窗台上,神色激动的转过头来告知丽莎,一张软嘟嘟的小脸和掀着窗帘的那只手,都冻的红扑扑的。另一只手则是因为怕冷的原因,藏到被子底下去了。
  丽莎不答她,却盯着她看,对上莉迪亚的视线时,她就发现莉迪亚这个爱笑的女人把脸上的笑意扯得更大了。
  “真好,不是么?春天到了,又有那么多病人熬过了一个冬,你我也是。”
  算不上好,也算不上不好,丽莎把视线移开。
  明明是重症病房,明明她们同样身患绝症,即将死亡,丽莎不明白,为什么莉迪亚那么有活力,还笑的那么开心。
  “我的身体机能又没有下降,只是面临着毒素爆发猝死的危险而已。”
  “丽莎,我想你也该笑一笑,跟你住在一起两个月了,从来没见你笑过。笑一笑吧,我想你笑起来,一定好看极了。”
  莉迪亚说着,自己却笑的更开心了,脑子里一定是想到丽莎笑着的可爱模样了。
  丽莎沉静的看了莉迪亚几秒,见她整个人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辉,像个刚刚下凡的热情天使,内心一片柔软终于被触动。她礼貌性的扯了扯嘴角,又动了动脸上的肌肉,一番无力之后,最终发现——她不会笑。
  呐,莉迪亚,我原本是想给你看看的,但我似乎做不到呢呢。
  
第3扇窗
  
  “我想她们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两个穿着病号服的可爱女孩子,一个像红蝴蝶,另一个拄着盲杖像是春天的精灵。”
  “她们仿佛是童话里的人物,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红蝴蝶伏在精灵耳畔说话,然后她们一起大笑起来,亲密的很。”
  “呐,我说丽莎,等你好了,我们也这样手拉着手出去玩吧。我们一起享受春天,夏天,秋天,然后是……”
  冬天。丽莎在心里接茬。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最清楚,又怎会陪伴着你度过一季又一季。那是奢望,是无妄之谈,就像教堂顶上的彩色玻璃一样高贵而又不真实。
  莉迪亚话也没有说完,只盯着丽莎的眼,温柔的笑起来。
  “你等等,我想送你件礼物。”
  她好看的眉眼都弯起来,眸子里仿佛有星辰在闪耀,清浅红润的面容上溢满了希望。
  丽莎看着她磕磕绊绊翻下床,然后迈着优雅的小碎步跑出去的身影,心中动容,竟然也有了点点期待。
  她会送我什么呢?
  
第四扇窗
  
  一朵小黄花。
  她之前提到的那种。
  在丽莎的手里微微颤抖,露水顺着颜色鲜艳的花瓣落下来,消弭在她的指缝里。
  很嫩很脆弱。
  莉迪亚把小花放在丽莎的手心里,看着丽莎惊愣住的表情,跪坐在她的床边表现出一种要邀功的愉悦。
  丽莎张口,惨白的唇瓣蠕动,片刻后,说出了沉默了几个月以来的第一句话。
  “谢谢。”
  一个简单的单词过后,她又陷入了重新的沉默。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一个词汇,也足以让莉迪亚欢呼雀跃起来,她直起身来趴到丽莎身前。两人的距离近到令丽莎害怕,她隔着一层被也几乎能感受到莉迪亚的温度,还有她贴上来时肌肤的弹性。
  “你……”想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身体却背叛了她的思维,贪恋莉迪亚的温度。
  快离开,你不是可以陪伴我的人,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你的温度会让人上瘾。于是丽莎拿眼神示意莉迪亚。
  莉迪亚全然没看懂一样,双眸闪烁着璀璨:“丽莎,我喜欢你,沉默着的你,眼底有些无奈的你,带有淡淡笑意的你,我都喜欢。”
  丽莎一言不发,胸口的起伏却是越来越大,她剧烈的喘息着。莉迪亚以为她感受到了自己是被爱的,所以有些激动,却没想到下一刻,丽莎狠狠的圈住了她的颈。
  ——然后慢慢收紧。
  挤压莉迪亚胸腔里仅剩的一点空气。
  莉迪亚被她掐的说不出话来,哼唧出几个破碎的难受音节,只感觉丽莎的手如铁钳一般牢固,是下了要她必死的决心,她甚至不知道一个虚弱的病人是怎样提起这样大的力气的。
  莉迪亚红润的脸色变紫,她乞求的看着丽莎,渴望被放过,却只见丽莎脸上得意的笑容。
  她第一次笑了,笑的这样凄惨,又美得动人。
  就在莉迪亚的身体都软下去,意识也渐渐模糊的时候,要她死的那一股力气终于突然放松,莉迪亚劫后余生的跪在地上,已然满头大汗,抚着自己的胸口剧烈的咳嗽。
  待她稍微好一些了,脸却被丽莎强硬的扭向她,这期间莉迪亚感受到丽莎扣在她耳后的手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然后她看到丽莎眼中奇异而盛开的光,那光芒之盛,让她触目惊心。
  然后丽莎对她说:“我喜欢。”
  “礼物。”
  
第五扇窗
  
  莉迪亚居然没有把她当个有暴力倾向的神经病,然后弃她而去,这是丽莎始终也没有想到的。
  她一如既往的,白天给她讲窗外的风景,晚上,会写一些日记。
  “丽莎,我要把你今天的笑容也写进去,这样能使我的日记本都变得美丽。”
  丽莎便又笑了。她开始纵容莉迪亚,纵容这个锲而不舍的女人一步步向她靠近。
  或许这样也不错。
  看着莉迪亚又满意的挑起眉,丽莎心里总是被填充似的快乐。像个天使一样,丽莎总是这样想。
  确实有过让她陪着自己一起走向死亡的欲望,最终毁于她的不忍,她也不知为什么,看着她带泪的眼,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量就消逝掉了。
  而现在,丽莎深深的感受到,天使虽美,却终不能被自己带走,她属于这个温暖的人间,而不是冰冷的她。
  丽莎为这个认知而恼火,而伤心,最终在看到莉迪亚的笑之后变成一股无可奈何。
  任她去吧,丽莎想,天使只需快乐就好。
  
第六扇窗
  
  天使第二次在她面前哭,是因为她的生命在消逝。
  丽莎的感知在离开自己的身体,躯干也渐渐僵硬透明。
  “丽莎,求你,不要离开,求求你……是我的错,是我一直在骗你,我是聘来的心理医生……”
  她无力的垂在她床边,手却死死的拉着丽莎的手,让丽莎有些疼痛。她嘴里胡乱的一通坦白,却让丽莎的心更痛。
  “我知道,自从你写日记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了。你啊,在偷偷记录我的病情。”
  丽莎尽量的笑,使尽力气让自己看起来笑的明媚,她胳膊抖动,却死死的环着莉迪亚的腰,贪恋最后的一点温暖。
  “呜……你没有病!丽莎,你从来都没有,拿我医生的名义起誓,丽莎你是心地最美好的女孩。”
  莉迪亚只是哭的伤心,好看的眉眼撇起来,泪如雨点般连串落下。丽莎抬手,抚摸着她的脸,想让她脸上的肌肉变化,变化成一个灿烂的笑容——天使不应该这样伤心,她应该笑。
  “你还骗我……咳咳……”丽莎艰难却还坚持在说,“那窗外,根本什么都没有。”
  “那是两堵高高的墙。”
  “我早就看过了。”
  丽莎确实笑的明媚,一点凄惨意味都没有。
  莉迪亚的泪忽而止住,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丽莎,温柔的唇瓣都在颤抖。
  “亲吻我可以么?琼斯医生,你的病人的最后请求了。”
  莉迪亚不哭,却突然倾身上去覆住她的唇,力气之大让她们的牙齿撞在一起都发出清脆的响声。
  天使的呼吸紊乱,天使听到她亲吻着的人对她说“我爱你”,然后一切都结束了,检测生命体征的机器拉响警报,甚至来不及莉迪亚告诉丽莎“我也爱你。”
  爱是什么呢?
  是女医生的欺骗?
  是病人的纵容?
  还是女医生又默默垂泪的吻在病人冰凉的额头上。
  “我也爱你。”她说。
  
第七扇窗
  
  以剖开孕妇肚子为乐的,杀死婴儿为趣的,罪大恶极的医生莉迪亚·琼斯自首了。
  她请求一个绞刑。
  她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请求葬在孤儿院的后院。
  同丽莎一起。
  

  
  

我爱999!

999红魔の忠臣:

@垩龙 垩龙桑文里的咬耳朵梗。小吸血鬼耳朵很敏感,丽莎在旁边吹口气就“唰”地一下竖起来了!
那耳朵被咬的时候岂不是dhsksbsljxkslsnfls…
表白一波垩龙桑的文,真实美味!!!(嘶溜——)

私心给小吸血鬼画了返生的衣服!原谅我真的不会画有肉色的黑丝(躺尸)

整理3

  孤独,是无妄的颓。
  无形之手,扼杀往昔的思恋。
  它由着人群踽踽,尖叫着沉默。
  涌起的酸,落下的涩,贪恋有形时的虚无。
  是月中人,是人间仙,享受高处不胜寒。
  舞再难伴琴瑟慢,拟作一段肝肠寸断。
  一池秋水一片心,拢一捧寒凉,放一盏冰灯。
  上曰:难耐时的碎碎消遣罢了。

原来你们都会画画,我哭了!气质真符合啊!

雨紛紛草木生:

垩龍太太的吸血鬼飼養計畫,感覺再不畫之後完結之後就沒機會畫啦,本來想畫出邪氣的感覺但畫出來卻一臉正氣((躺

順便告白一下垩龍太太,你的糧真好吃♡

@垩龙

瞧,我在表白墙又捕捉了一位太太,不得不说你们的眼光真好(自夸式夸人)

第五人格表白墙:

4893
表白人  @☞女汉子☜
被表白人@垩龙  @燕飞飞

我觉得行!胸前的那个十字!一看就是专门去克莉迪亚的哈哈哈哈哈

速递僵尸:

摸了吸血鬼饲养计划的血猎园丁(实在是没有设计能力衣服超丑_(´ཀ`」 ∠)_) @垩龙